关闭

举报

  • 提交
    首页 > 我与文艺 > 正文

    难忘我的桑盘初中 吴增建

    信息发布者:王子文
    2017-12-18 10:05:31    来源:神龙书社    浏览:0    回复:0    点赞:0

    难忘我的桑盘初中

    吴增建

    初冬的雨,淅淅沥沥,打得雨搭砰砰作响。我浮想联翩。   

    19758月,我们考上了桑盘中学(全称是桑盘五.七中学,是为了纪念毛主席的五.七指示定名的)。起初是初中,后来又设了高中部,由于师资力量不足,高中部被撤销。 
    赵元鹏老师担任我班的班主任兼任语文课,王朝栋老师教我们数学。
       
    新班有大概四、五十名同学,来自桑盘、土门和西张庄三个大队,班级不小,相当热闹。开学选班干部,土门大队学生个头小,一名也没有选上。土门的哥儿们不平,说赵老师,我们土门咋没有班干部?大家推举我担任一组的小组长。我从小学时的红小兵大队部学习委员一下子变成了小组长。 赵老师文质彬彬的,说话从不起高腔。他给我们讲电影《闪闪的红星》,教我们读毛主席诗词。王朝栋老师有脾气,他教我们数学课。初中代数公式课本上只教我们三个,王老师一下子教我们七个。有学生调皮,不好好读书,王老师大骂道你咋恁不要鼻子座哩!” 
       
    上学是苦差事,但是你必须勤奋努力。趟河上学夏天很美,到冬天就不好受了。双腿是跳,单腿为跃。不想双腿趟河就单腿跳跃,一旦掉河里,只有自己负责。村里人心疼孩子,就和同学们一起搭建简易沙石桥(我们那儿称之为达翅儿),让我们度过寒冷冬季。

    升到初二,吴长定老师担任我们的班主任。他曾经私下让我准备担任班里的学习委员。怎奈我悟性不行,这个官我一直没有做。现在想起来,有点儿遗憾! 老师们讲课,有的实在,有的幽默。杨发明教我们化工课,他把元素化合价编成《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歌让我们记牢,还让我们抄写雷锋日记。杨中山讲语文,有一篇鲁迅先生的《风波》,当讲到九斤老太端着补丁碗大骂入娘的,这真是一代不如一代时,大家哄堂大笑。

    当时的初中生,年龄并不小,实际上已经进入朦朦胧胧的青春期,有的同学偷偷谈恋爱,有的学生只知道模糊着玩。土门的小树(化名)想同爱琴(化名)搭话,可是人家爱琴甩着小辫就是不理他。他唉声叹气:“哎,气人!后来爱琴同我的另一个同学果群青梅竹马结婚成家,想想也有点儿可笑! 那一届同学经历文革,思想活跃,有的同学喜欢找手抄本小说看,什么《一双绣花鞋》,什么《三下南京》,有的作品质量不高,对学生造成了不良的影响,有的甚至是致命的伤害! 学校门前的那条东沙河,是弟兄们的乐园。每年夏天,河涨水发,大雨过后,水稍微一落,我们就飞奔到那里玩水了。大家冲到河堤上,赤身裸体,纵身跳进深水中,看谁跳的姿势完美。大伙儿玩得痛快淋漓,自由自在! 次为叔比我大几岁,小学毕业后因家庭困难休学。后来感觉不学文化不行,又请求上了初中。他和我同班,有心计,人缘不错。他每次下学,总要从河里背一块石头回家。我问他做什么,他说要盖瓦房扎地基。我很佩服他,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梁金秀校长校规严,同学们有点儿惧怕他。可是我总感觉他讲课挺和气的,他教我们政治课,讲得有条有理,他教育我们要树立远大理想,积极参加劳动,做一个合格的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 时间过得好快哟,转眼到了1977年夏天,我们就要毕业了。大家依依不舍,在代销店里,在大队新建的沼气池旁,互赠小小的纪念品,或者一张宣传画,或者手帕甚么的。铜锁赠送给我一个钱包,我到现在还保存着。

    时光荏苒。转眼间,我们这些学子已过中年。少年的时光难忘怀,零零星星,写下几段文字,与大家分享。

     


    0
    !我要举报这篇文章

    用户评论
    声明 本文来源:神龙书社网上工作室,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转载的其他来源的文章不代表本站完全赞同其观点或对其真实性负责。本文如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