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举报

  • 提交
    首页 > 我的记忆 > 正文

    母亲的红薯饭 河南鲁山 王清锋

    信息发布者:王子文
    2017-12-18 08:30:46    来源:神龙书社    浏览:1    回复:0    点赞:0

    母亲的红薯饭

    河南鲁山  王清锋

    霜降过后,又到收红薯的季节了。看着遍地大大小小的红薯,我自然而然地想起母亲来,想起在那饥饿岁月里她给我们做的红薯饭。

    我说的饥饿岁月指的是上世纪五十年代末,至七十年代初这一段时间。特别是五八年到六零年,吃大食堂这三年。当时在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三面红旗指引下,举国上下掀起了轰轰烈烈的大炼钢铁运动。各家各户都把自己的铁锅上交,统一去大食堂吃饭。那时父亲响应上级号召,去离家三十里外的铁矿上班。家里的重担就落在母亲一个人身上。早上天不亮,母亲就把我们姊妹三个锁在屋里,去生产队劳动,回来时用瓦罐把饭打回来,供我们三个人吃。那时我才三岁,瘦得皮包骨头。母亲总是把稀粥下面稠一点的让我吃,但仍然无济于事,眼看着我一天比一天更加消瘦,母亲经常心疼的掉泪。父亲知道后,就和矿领导说明情况,拿回家三十斤红薯面。从此,我喝到了母亲做的红薯面稀饭,身体也慢慢地好起来。

    五九年到六零年,是饥饿达到顶峰的年代。各个大食堂都停炊了,无数饥饿的人们在饥寒交迫中挣扎。饥饿的人们开始吃野菜麦苗树叶树皮草根,甚至挖一种叫滑石的石头来充饥。在这场灾难中,饿死 的病死的人不计其数。为了一家人能够活命,母亲没白天没黑夜的找吃的,去外村的地里找红薯茏头红薯秧 ,去深山里找能吃的树叶,才让我们躲过一劫活了下来。

    饥饿到了六一年,出现了转机。上级号召各家各户开垦荒地,到秋后各种农作物都意外获得了好收成。由于红薯高产,母亲种的最多的是红薯。收获后,我们终于吃上饱饭了。又过了两年,生产队把各家各户开垦的荒地又收归到集体。生产队为统一核算单位,社员挣工分吃饭。由于连年干旱,收成不好,母亲辛苦一年挣的工分,只分到很少的粮食。从那时起,我们吃的就以红薯为主,红薯叶红薯面就成了我们一日三餐不可缺少的主要食物。

    文化大革命那十年,天灾人祸不断,我家的生活仍然十分贫困。为了让我们吃好饭,母亲用她那灵巧的双手,给我们做红薯饭时用尽心思,真是花样百出。霜降前后,母亲提着篮子去地里摘红薯叶和红薯梗。回到家母亲把红薯梗淘净,用滚水淖一下,用盐淹上,就成了我们吃饭时的咸菜。红薯叶淘净,放在锅里煮熟,捞出放进缸里浇上凉水,上面压上一个石头,就成了黄菜。这种菜吃着酸酸的,是我家晚上做面条时常用的菜。母亲做的红薯饭我最爱吃,蒸红薯蘸着辣椒蒜汁吃,真是舒服极了。烧红薯也是母亲的一大绝活,在冬天的晚上,一家人围坐在火盆边,吃着母亲烧的香喷喷的红薯,谈天说地,真是得劲极了。

    那时母亲做的玉米红薯粥,里面放上干芝麻叶,也特别好吃。母亲有时会把红薯切成小方块包馍吃,有时也会把红薯切成小薄片烤着吃。红薯面粥是当时我家每天必吃的饭,时间一长,就不想吃了。母亲就用红薯面烙饼,用红薯面做捞面条给我们吃。当时我家唯一的主食红薯,经母亲巧做,就成了我们特别喜欢吃的饭菜。

    记得那时过年,母亲把她的厨艺发挥到了极致。母亲蒸的白面红薯面花卷馍是又好看又好吃,一层一层,红白相间。那红薯面菜包,大肉萝卜做馅,吃着又甜又香。红薯面凉粉是过年时母亲做的一道好菜。先把红薯粉面用水泡开,再下锅煮成糊状,盛在盆里加上凉水,凉粉就做成了。有时把凉粉切成片用蒜汁搅拌做成凉菜,有时把凉粉切成片用油煎煎做成热菜。还有揽锅菜,把大肉白菜红薯粉条放在一起炖,真是又香又好吃。

    饥饿年代一直延续到八三年才结束,分田到户后,我家才过上了丰衣足食的生活。以红薯为主粮的时代正式宣告结束,但那段历史却永远铭刻在我的心中。时至今日,我还常常想起母亲的红薯饭,想起母亲含辛茹苦的一生,想起把我养大的那深远而崇高的母爱。

    二〇一七年十月十三日


    0
    !我要举报这篇文章

    用户评论
    声明 本文来源:神龙书社网上工作室,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转载的其他来源的文章不代表本站完全赞同其观点或对其真实性负责。本文如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予以删除!